5.0

2022-08-31发布:

亚洲国产天堂久久九九九瓶装性奴

精彩内容:

「………中央山脈茂密的森林裏,最近常傳出一些登山女隊員,以及上山觀
的女遊客失蹤的事件,記者施亞蓮將爲各位繼續做更深入的報導。」看著自己上山
拍攝畫面和報導的新聞,施亞蓮不禁皺了皺眉頭,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呵呵,想不到妳是一位記者阿……特地跑到深山裏面來采訪失蹤少女阿?」
  「是阿,還真是麻煩你了。」亞蓮舉起握在手中的酒杯,輕輕地喝了一口,一
陣暖意湧上心頭。

  這是發生在半年前的事了,在中央山脈的附近陸陸續續發生幾起失蹤案,一開
始是某大學登山社女學生半夜突然與隊員失去聯系,登山社的其他社員立刻下山找
警察局報案,經過大規模搜救也沒有下落。之後開始在這個區域開始時常傳出女遊
客失蹤的消息,甚至當地的原住民部落也開始有山神震怒找女人獻祭的傳聞。一時
間整個社會都關注在這個區域之上,甚至有科學家研究這是位于台灣的百慕達叁角
洲,因爲該地有不明強烈的電磁波産生。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紅頂電視台的總經理也看準時機,下令當紅的外景記者施
亞蓮前去采訪,幾次密集的出訪,繪聲繪影的描述當地陰森的景象,果然讓前往當
地的人大幅的減少,之後也逐漸平靜。這次是爲了最近又有一位失蹤者的報導,亞
蓮被總經理派往當地采訪拍攝外景。

  不巧的是在夜晚宿營的途中竟然會與外景拍攝人員失散,在深山裏手機都收不
到訊號,求助無門的亞蓮只好在崎岖山路中試圖找尋下山的路。就在一陣午後的雷
陣雨之後,亞蓮在終于在茂密的叢林中看到一棟房子。就格局來看,似乎是有錢人
家建在山裏面的別墅,又濕又冷的亞蓮只好拼著運氣前往敲門,也許是天無絕人之
路,竟然真的有人應門。亞蓮一顆緊懸的心也才放了下來。

  直到喝下了這口酒,亞蓮才覺得有上在人世的感覺,暖意由口直下,在胃裏慢
慢的擴散,漸漸的身體也開始暖和了,這時候也才開始注意起周遭的景況。眼前屋
子的主人長的實在不能算是好看,甚至可以說是有些猥亵,一個大大的頭,搭配著
葫蘆般的身形,雖然穿著著長袖衣褲,那整體的感覺卻是像一個奸笑的彌勒佛,讓
人非常不舒服。

  可是從進門之後,熱情的招呼,送上的幹毛巾,以及驅寒的酒都讓人感到屋主
的熱情,直到看到電視出現自己的報導,亞蓮才覺得自己從地獄的門口走了回來。
擡頭看看屋子的擺飾,傳統的磚牆屋,牆上挂著似乎是中古歐洲的壁畫。在壁畫之
下則是一個壁爐,裏面熊熊的火焰,讓自己濕冷的衣服也開始變幹,壁爐上放著一
個橫倒的瓶子,裏面是一個遠比瓶口大多了的戰艦,想必是將零件放進去組合的,
可能是屋主的得意作品吧。

  「抱歉,真的打擾您了,要不是與拍攝的外景隊脫離,之後又迷了路,如果不
是您,我還以爲我死定了呢。」亞蓮不好意思的訴說著自己的遭遇。

  「哎呀,不要跟我客氣啦,這裏是深山,難得有人來,既然有緣相遇,當然是
要盡力幫忙的阿,妳說是不是阿,亞蓮小姐……哈哈!」屋主發出豪爽的笑聲。但
是看到這個表情的亞蓮,心中卻一直浮出厭惡的感覺。

  『真是一個猥亵的人,如果不是今天不巧迷路在山中,我一定轉身就走。』想
到這裏,亞蓮連忙搖了搖頭,還用力敲了一下自己。    『真是的,我怎幺可
以以貌取人,這位先生幫了我大忙,我還這樣亂想,實在很不好……』露出不好意
思表情的亞蓮,對著屋主微微的一笑,雖然屋主不知道發生了什幺事,但是亞蓮的
笑,卻讓他看得一愣一愣的。

  亞蓮之所以會成爲當紅的外景采訪記者,很大部分的原因就在于她的笑容。短
發搭配著天生的娃娃臉,看起來就像是高中女學生一般。雖然論容貌,並不是天使
的面孔;論體態,也不是魔鬼的身材。但是當她笑起來的時候,卻會帶給人一種如
沐春風的舒適感覺,就像鄰家少女般的天真純潔微笑,擄獲所有男人的心。

  而這個笑容,就讓這個有些猥亵的屋主直直盯著亞蓮,半天說不出話。

  看著屋主對著自己傻笑,亞蓮也感到不好意思,爲了打破僵局,她問著屋子的
主人:「恩,真不好意思呢?來這裏那幺久,都還沒請教您的大名呢?」

  突然被亞蓮甜美聲音驚醒的屋主連忙拿出名片,笑著說:「這是我的名片,請
指教。」

  亞蓮看著手中的名片,映入眼簾就是那張名片的底圖,上面印著一瓶酒瓶,中
間還有個蘋果。中間的名字是,陳永瓶,公司的名稱則是亞洲蘋果白蘭地制造及經
銷公司,最後下面的專長的部分則是,特殊包裝技術。

  看了這張名片,亞蓮不禁回想起剛剛喝的酒,連忙仔細看看瓶子裏面,果然在
透明的酒瓶之中,有個體積明顯大過瓶口的蘋果,半漂浮的在酒液中移動。這情景
讓亞蓮充滿了好奇。

  「陳老板,您的技術真是特殊阿,在這幺小瓶口的酒瓶之中還放入這幺大的蘋
果,到底是怎幺辦到的阿?」

  「恩,這個蘋果白蘭地本來是法國諾曼地的名産,原來的名稱叫做卡法多斯(
calvados),是用蘋果釀造制成的酒。不過法國的葡萄酒太有名,相對的
蘋果白蘭地就沒有那幺廣爲人知了。」陳老板張開粗厚的嘴唇說著。

  「不過,看著這個包著蘋果的酒瓶,竟然會有一種封閉的美感,還真是不可思
議阿。」

  「這是當然,要得到這樣瓶子可是要下很大的功夫,首先要在蘋果還小于瓶口
的時候,就將蘋果裝入,然後將瓶子綁在樹上,等到蘋果長大之後再采收,過程可
不簡單阿。」陳老板露出得意的笑容。

  「恩……這……嗚……嗚」亞蓮正預開口講話的同時,突然一陣暈眩感襲來,
整個喉嚨感到灼熱麻痹。

  「哈哈……看來藥效發作了。」陳老板開始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這個笑容跟
之前的猥亵形象結合在在一起,令亞蓮感到無比的恐懼。

  「嗚……嗚………嗚嗚……」亞蓮不聽使喚的舌頭無法發出救命的哀嚎,就算
可以,在這偏僻的山區也沒有人可以幫她。

  亞蓮奮力的想站起身逃離這個地方,卻發現四肢不聽自己的使喚動也不動,她
只急得在心裏大喊:「天阿,我怎幺會遇到這樣的情況,救命阿………誰來救救我
……。」想到這邊眼淚就一滴滴的不斷流出。

  「嘿嘿,利多卡因(lidocaine)真的是非常好的麻醉劑,尤其是經
過改良式的,經過酒精帶到全身,只麻痹運動神經和痛覺,但是其他感覺卻仍然存
在。」陳老板一邊說著一邊將不停哭著的亞蓮放倒。同時伸出他粗糙的大手開始隔
著衣服撫摸著亞蓮的身體。

  隨著陳老板的大手在身上遊走的同時,亞蓮只有感到一陣的惡心,這樣猥亵的
男子,竟然可以這樣肆無忌憚的撫摸自己的肉體,雖然自己已經不是處女,但是對
于男女之事也僅止于與男朋友間正常做愛,想到這邊亞蓮幾乎要昏倒了。

  陳老板開始將亞蓮身上的衣服褪去,被放倒在沙發上的亞蓮只能睜著眼睛看著
自己的肉體被逐一的剝開。陳老板將亞蓮的上身T恤往上翻起,露出裏面的黑色內
衣。

  「嘿嘿,想不到外表清純的記者小姐,內衣竟然如此火辣性感喔。」老板淫邪
的贊賞傳入自己的耳朵裏,卻不能回嘴反駁,亞蓮只能淚汪汪看著老板,期待他良
心發現。

  但是對一個擅長此道的惡魔來說,這東西是完全不存在的。陳老板接著解開亞
蓮黑色胸罩背後的鈕扣,一對玉乳就此展露在他的眼前。

  「保養得不錯阿,有32C喔,乳頭還沒有黑色素沈澱的情況,看來妳的性經
驗並不是很多喔,還保有這好看的粉紅色,嘿嘿………」說著陳老板便伸出舌頭往
亞蓮的乳頭舔去。

  亞蓮看到這情形卻羞得快要昏厥過去,只有被男友品嘗過的玉乳,就這樣展露
惡狼的眼前,隨著老板舌頭的舔拭卻引來強大的快感。這感覺讓她感到非常的意外


  『爲什幺,會有這樣的感覺,這是怎幺回事阿……』亞蓮的心中浮出一團問號


  「嘿嘿,小姐妳的身體好像特別敏感阿,只是這樣碰觸,乳頭都完全突起了。
看來小姐妳也是欲求不滿阿」陳老板故意出言刺激亞蓮,而其實在酒裏早已添加了
春藥的成分,但是對不知情的亞蓮來說,卻是意外的沈重。

  『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淫蕩的女人,可是……爲什幺會有這樣的感覺……
』亞蓮在心中吶喊著。

  「該是看看小姐妳的陰部,是不是與妳的笑容一般,有致命的吸引力了。」陳
老板將亞蓮登山短褲的腰帶解開,同時將黑色內褲和登山短褲一起脫到亞蓮的膝蓋
處。而亞蓮的潔白的小腹以及黑色的草叢也跟著直接暴露在空氣之中。陳老板伸出
他那粗糙的大手往亞蓮的私處摸去。

  「嘿嘿,看來小姐的身體是特別的淫蕩,光是這樣碰觸胸部和脫掉衣服,就已
經濕成這樣………」陳老板的兩根手指沾著亞蓮肉洞流出的淫液,然後在亞蓮的眼
前張開,溢出的淫水在老板的手指頭上成爲絲狀的連結。而在這個時候陳老板將這
沾滿淫水的手指頭放入了自己的嘴裏。亞蓮看著這個畫面,竟然會産生陳老板直接
舔自己陰部的錯覺。

  「哈哈,比起蘋果白蘭地,這個才更是人間美味阿……」陳老板發出猥亵的笑
聲。

  『天阿,誰來救救我,我怎會遇到這樣的變態……』天性保守的亞蓮看到老板
這種變態的行爲,心中只有不停的祈禱,因爲那裏是自己都覺得肮髒,從來都不準
男友用嘴巴去嘗試的區域。

  陳老板將褪至膝蓋的褲子整個脫下,然後整個臉湊在亞蓮的大腿根部說:「接
下來該是好好品嘗的時候……」而亞蓮也在同時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沖向她的大腦


  『這是什幺感覺,怎幺這樣的強烈,阿………阿……怎會……不……』強烈的
快感,讓亞連無法去思考,就這樣達到高潮的巅峰後就昏迷了。

  「嘿嘿……這只是開始呢?我的原料…」陳老板舔著嘴上的蜜汁,露出滿意的
笑容。

  *   *   *   *   *   *   *   *   *

  亞蓮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一間磚造的臥室。

  『這是哪?我發生了什幺事?嗚………頭好痛……』一陣劇烈的頭痛讓亞蓮不
禁將手按著頭部,卻更意外發現自己的雙手已經被手铐铐住,往下一看,自己竟然
赤裸著身子躺在床上,脖子上還被套了個項圈。

  「嗚,想起來了,我在森林迷了路,找到了這戶人家,結果……想不到這陳老
板是這樣可惡的一個家夥……」亞蓮摀著頭回想著昨天發生的情節,喃喃自語。

  『不行,我一定要冷靜,這個家夥綁架我一定是爲了錢或是……什幺目的,不
管怎樣我一定要先弄清楚………恩……先來看看這邊是否有可能逃出去……』想著
想著,亞蓮便起身觀察她身處的牢房。

  那是一間約6平方公尺大的小房間,裏面就只放了一張床及一個馬桶,看來是
一個準備長期監禁人用的房間。亞蓮開始用手敲著四周的牆壁,希望能找出什幺機
關。敲著敲著,在床後面的牆壁所傳來的聲音,竟然不太一樣。

  亞蓮覺得奇怪,便將床往旁邊移開,赫然發現一個洞,看起來很像是廢棄的壁
爐通風口,只是這通風口的入口有些狹窄,而且呈現奇怪的橢圓形。看到這裏亞蓮
心中便燃起一線希望,她嘗試著爬入這通風口。

  『恩,這個通風口好小,上半身勉強可以進來,咦……前面有亮光,應該可以
通到外面去……還差一點……可惡……屁股……卡住了……』亞蓮拼著命想利用通
風口直接逃走,結果入口太小,屁股無法通過。

  這時候卻傳來一陣腳步聲。

  『該死,一定是那個陳老板來了,就差一點了……』亞蓮不甘心的退出通風口
,把床給推回去,同時拍拍身上沾的灰塵。

  「嘿嘿,亞蓮小姐,睡得還舒服吧………」把房門打開的陳老板,一如昨天見
面時候的那副猥亵笑容對著亞蓮說話。

  「你……你到底想怎樣……如果是要錢,我可以想辦法叫人拿給你,或是你要
其他的東西也可以……」亞蓮用被铐住的雙手擋住自己的胸部,同時側坐在床前問
話。

  「昨天妳很淫亂喔,只是輕輕用嘴巴舔妳的肉穴,就舒服到不醒人事了,不愧\\r
是當紅的記者小姐,妳的老板應該也很喜歡妳這樣的妞吧!哈哈……」不正面回答
的陳老板,故意說些淫邪的話刺激亞蓮。

  「嗚……你別亂說……昨天……昨天的事我可以不追究……只要你放了我,我
可以付你很多錢的……」亞蓮似乎想起昨天的快感,臉上一陣紅暈。

  「哈哈……錢,妳太小看我啦,人生可不是只有錢這幺一樣東西,只想著用錢
打發我,怪就怪妳自己跑來按這個門鈴吧!!」說著陳老板便靠了過來。

  「不要……放開我……」亞蓮劇烈的掙紮。但終究抵不過陳老板的力氣。

  「嘿嘿,作爲一個原料,實在不該這幺多話的……」

  「什幺……原料?……嗚……嗚……」亞蓮還沒搞清楚陳老板的意思,嘴裏卻
被陳老板塞入鉗口球,立刻說不出話來。

  「好啦,可以開始原料的處理工作啦……」陳老板將亞蓮用繩子捆綁起來,被
铐住的雙手被繩子拉往牆上的一個圓環,而亞蓮的雙腿則是被張到最大的角度,同
一邊大腿和小腿都被捆綁在一起,最後則是兩個腳掌也被綁住,這樣想合起來也沒
辦法,就如同盤坐的姿勢一樣,亞蓮的私處的一切就這樣被展露在陳老板的面前。
  『嗚……好丟臉……這個變態不知道搞什幺東西……說什幺原料的……還把我
綁成這個樣子…腳…合不起來……嗚……』亞蓮無法說話的狀態,加上兩腳被強制
打開的恥態,讓她羞紅了臉,甚至別過頭去,閉上眼睛。

  「嘿嘿……這樣就不敢看了阿,還太早呢!」陳老板露出詭異的微笑之後,便
將亞蓮的頭轉過來,用膠帶粘著她的眼皮讓她無法閉上眼睛。

  「好好看著妳的除毛手續吧!哈哈……這是作爲原料一定要做的步驟啦!」陳
老板一面笑著一面拿出剃刀和肥皂。

  看到這樣的場景,亞蓮整個人都起了雞皮疙瘩,竟然有這樣變態的人,把自己
綁架之後,不但脫光了衣服綁成詭異的姿勢,還要把自己的恥毛給剃掉。想到這裏
,亞蓮就忍不住想要掙脫,可是在牢牢的捆綁下,只有漲紅的臉表達出她的不願。
  「作爲一個原料,當然不能有這些令人討厭的毛存在,這些毛遮住了妳重要的
陰核和陰唇,這些地方要好好曝露出來才是……」陳老板一邊自顧自說著,一邊則
拿出肥皂水,將肥皂泡沫均勻的塗抹在亞蓮的陰毛上。

  隨著泡沫塗滿陰毛的冰涼感覺,亞蓮的心也越來越感到絕望,雖然已經被脫光
衣服綁成奇怪的姿勢,但是一想到連陰毛也要被剔除,心裏的緊張感卻更加的高漲


  陳老板開始以熟練的技巧剃著亞蓮的陰毛,一邊剃著一邊說著:「陰唇旁邊靠
近大腿根這邊是最難剃的地方,一不小心就會傷到陰唇了,可不要亂動喔,這邊留
下疤痕可不好看?…… K嘿……」

  這樣一說,亞蓮果然不敢亂動,只能看著自己的陰毛一片片的被切斷,到了陰
唇的部位,陳老板還特意拉著陰唇,慢慢的刮著附近的短毛。當然對亞蓮來說,這
也是非常大的刺激。

  『嗚……我是怎幺了……被人剃毛……竟然還有快感……』亞蓮的內心跟快感
在交戰著。

  「哈……看來亞蓮小姐真是不得了淫娃,光是剃毛就流了這幺多的淫水阿……
別急……等等會好好開發妳的性感帶的……」

  隨著皮膚直接接觸到空氣的部分越來越大,亞蓮也越發的感到絕望。

  「好啦,大功告成……仔細看看妳自己的樣子吧!」陳老板在用毛巾擦拭掉所
有的肥皂泡沫後,拿起鏡子對著亞蓮的私處。

  而不能轉頭眨眼的亞蓮也只能看著自己的陰部的新形象。這一看也震撼了亞蓮
的心。

  『這是我的那裏嗎?平常只覺得是一團黑黑的毛,現在怎幺變成這樣……』如
嬰兒般白嫩的肌膚,粉紅色的陰唇和陰蒂,以及一張一合淫水快滿出的肉洞這些畫
面刺激著亞蓮的感官。

  「嘿嘿,在擦上這個乳液就更好了,裏面是角質水解酵素以及毛孔營養的抑制
劑,可以有效的讓妳的毛孔縮小,自然也長不出陰毛了……一天一次就行了……」
陳老板拿出除毛的乳液開始擦著。

  『怎幺這樣……嗚……難道我要永遠變成這樣嗎?』想到自己的恥毛可能永遠
長不出來,亞蓮的淚水就開始一滴滴的流出。

  「這樣就開始哭了嗎?以後有得是哭的機會阿……哈哈」陳老板一邊笑著一邊
拿出一個假陽具。

  「亞蓮小姐不是處女了,這個大小程度的假陽具,應該可以滿足妳那淫蕩的身
體,讓它好好安慰一下妳剃毛産生的欲火吧!嘿嘿……」陳老板淫邪笑聲加上手中
長達20公分的假陽具,亞蓮只有拼命搖頭的份。

  不過陳老板並不是憐香惜玉的人,他熟悉將假陽具直接插入亞蓮那滿是淫水的
肉洞,強烈的快感幾乎讓亞蓮昏厥,眼睛也快翻起了白眼。

  『這……是……什幺感覺阿……阿……天阿……阿……受不了……』亞蓮不受
控制的肉體自行反應,張開的肉洞甚至對假陽具作出拉扯的動作。

  陳老板似乎對這個情況相當的滿意,他又拿出一條繩子,繩子的兩端各有一個
扣環,同時移動到亞蓮的背後,兩手從亞蓮的腋下穿到前面,把繩子的一端扣上亞
蓮脖子上的項圈,另一端則是扣在假陽具的尾端。

  「接下來則是讓妳體會什幺叫做性的快感……」陳老板說著話的同時,將舌頭
舔著亞蓮的耳朵,一手摸著亞蓮的乳房,另一手則是拉著連接著項圈的繩子迅速的
拉扯。

  『別…不要……阿……這樣……阿…………』從耳朵,胸部以及假陽具叁方帶
來的快感沖擊著亞蓮的大腦,讓她奔向高潮的巅峰。

  如果,亞蓮現在沒有鉗口球塞住嘴巴,那翻著眼白,口裏流著唾液大喊著即將
達到高潮的淫聲,如此淫穢的模樣就是清純女記者的真實寫照。

  *     *      *       *     *     *
  之後的叁天,每天都是以這樣的淫邪模式作爲開始,塗抹抑制毛孔成長的乳液
,全身被捆綁成不同的形式以及各式各樣的淫具加諸在亞蓮身上。而讓亞蓮在持續
的高潮中還能維持一絲的清醒以及心中的唯一希望就是那個可以脫逃的通風口。

  雖然每次的高潮甚至都讓亞蓮感到絕望,被這樣猥亵的陳老板給淩虐,心中的
不願意是達到了極點,但是身體卻違背自己的意識自行反應。被剃光的陰戶,這幾
天在特殊乳液的塗抹之下,毛孔已逐漸縮小,這樣更顯得出嫩白的皮膚以及中間的
裂縫。身體似乎也開始對捆綁所産生的痛覺感到習慣,加上各種淫具所刺激的官能
。這些對在達到高潮之後腦筋漸漸清醒的亞蓮來說是一種折磨。

  『嗚,我不能這樣就被打倒,一定要逃出去……』亞蓮的心中只剩下這樣的信
念來抵禦來自于快感的侵蝕。

  這幾天的飲食,亞蓮特別的注意,她刻意不吃陳老板提供的食物,爲了就是可
以使下半身通過牆壁上的通風口。只要是陳老板不在的時間,亞蓮就不斷作著下半
身的運動,如倒踩腳踏車以及躺著用腳使腰部懸空的動作,希望能快速讓臀部縮小


  第叁天的時候,亞蓮整個人瘦了一圈,不但臉上顴骨和胸部下緣的肋骨都相繼
浮現,陳老板這天進來的時候,還特地拿了一些好吃的食物。

  「嘿嘿,亞蓮小姐,妳這是對我的抗議嗎?爲何不吃飯跟自己的身體過不去呢
?人是鐵飯是鋼阿,鐵打的身體也需要吃東西的阿……」陳老板拿著手上的雞腿對
著蹲在地上的亞蓮說道。

  亞蓮則是沒有任何反應繼續蹲坐在地上,似乎沒聽到陳老板的對話似的。這種
不應不理的態度則是更令陳老板火大。他一把抓起了亞蓮的頭,把雞腿塞入她的嘴
裏。

  「可惡,給我吃,想以死來抗議嗎?」陳老板憤恨的說。

  「我就是不吃,你能拿我怎樣……」亞蓮終于張開禁閉的雙唇,露出帶著怨恨
的微笑看著陳老板。

  看著臉上突然又出現堅毅表情的亞蓮,陳老板突然哈哈大笑,這行爲讓亞蓮感
到相當的意外。

  「哈哈哈……我會讓妳感到身爲女人才能得到的所有快樂的……」在一陣狂笑
之後,陳老板突然冒出這樣的一句話,讓亞蓮完全搞不清楚他在想什幺。

  「你,到底想怎樣…不要…嗚…嗚…」亞蓮發出疑問的同時,陳老板又將鉗口
球塞入了她的嘴裏。

  亞蓮則是用充滿怨恨的眼神盯著陳老板,陳老板豪不在意的說著:「接下來的
步驟,是我最愛的步驟了,一個終身監禁的必須過程,嘿嘿……」

  完全不知道陳老板在打什幺主義的亞蓮被扣在脖子上的項圈的繩子給拖到了一
個小房間之中。一進入這個房間,撲鼻而來的竟然是消毒水的味道?!

  『這到底是……什幺東西阿?』亞蓮心中浮出了許多的疑問,但是映入眼簾的
東西卻讓她感到非常的好奇。

  在這個房間的裏面放著一個詭異的椅子,與其說是椅子,到不如說是一個椅子
與桌子的組合體。這張椅子的把手部分已經與桌子作了連結,而桌子的桌面部分竟
然開了一個不規則形狀的大洞,在靠近椅子的桌面部分則是有兩個小缺口。另外在
桌子的旁邊則是豎起好幾根鐵條連接著機械裝置。這樣的一個怪異組合工具,讓亞
蓮感到異常的害怕。

  「亞蓮小姐,先向妳介紹一下這個特殊的裝置吧!這是因應我特殊嗜好的一個
裝置,我把它稱爲…傳斯奉3000型,意即英文的transform,代表轉
變的意義,這也是妳人生轉變的開始……哈哈。」

  『什幺,轉變……他到底要幹什幺?』亞蓮心中充滿疑慮,莫名的恐懼開始蔓
延,讓她掙紮的想要離開。不過陳老板的力氣不是一個絕食叁天的女人可以抵抗得
了的。

  陳老板很快壓制住了掙紮的亞蓮,同時開始把亞蓮給(裝)到傳斯奉上面。

  他首先按下一個鈕,傳斯奉的桌面開始往下翻轉,露出在下面的椅子,然後陳
老板就把亞蓮給放到了這張椅子上。同時把亞蓮的腳整個往上擡起,由于壓迫到大
腿筋的關系,亞蓮的大腿痛到不能合上,這個時候陳老板就順勢把亞蓮的雙手分別
綁在兩邊的小腿上。這幺一來亞蓮就變成以屈體前彎朝上的姿勢躺在椅子上。

  接下來陳老板又按下原來的那個按鈕,翻下的桌面又開始恢複,整個桌面開始
貼上亞蓮的屁股,看到這個可怕的裝置的用途,亞蓮不禁從內心感到恐懼,原來桌
面上不規則的大洞是爲了讓亞蘭的屁股和陰部徹底的露出所設計,被壓在椅子上的
亞蓮只能看著自己露出的陰部等待被人慘忍的對待。

  陳老板則是悠閑的開始吹起口哨,一邊拿來移動式的滾椅,一邊準備著奇怪的
器具。

  「首先是子宮裏面的組裝……這個東西會有意想不到的好處」準備好東西的陳
老板,開始坐在桌子的面前對著露出陰部的亞蓮。亞蓮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被人處
理,這種異樣的感覺讓自己陰部流出大量的淫水。即使是陳老板的視覺,也是一種
官能的催化劑。

  『喔……不能看得這幺仔細……嗚……』不斷浮現的羞恥感讓亞蓮不知所措。
  「瞧瞧妳,這樣又開始興奮,真是淫蕩的小姐,嘿嘿……」陳老板一邊說著,
一邊拿起毛巾擦著亞蓮流出的淫水。之後陳老板手上便拿出了一個尖頭狀的器具。
    「這是什幺東西…想必妳一定知道吧!」

  亞蓮搖了搖頭。

  「這是專門用來擴張女人洞穴的器具,統稱擴陰器,只要把這東西的前端放入
女人的肉洞,然後把這個螺絲慢慢的轉開……嘿嘿……就可以直接看到子宮了。」
  聽到這話的亞蓮開始無力的搖頭。

  『嗚…這是什幺樣的變態阿……竟然要這樣擴張我的……那邊……』

  「擴張到看到子宮的地步,然後才是我的正式工作開始,妳沒注意到我的專長
吧!」陳老板一邊轉動螺絲,一邊用頭看了旁邊的牆壁。

  隨著老板的目光,這時候亞蓮才注意到牆壁的櫃子上,放了各式各樣的瓶中擺\\r
飾,每一個擺飾都遠遠大于瓶口。這一瞬間讓她想到進入這個魔鬼之屋的時候,那
個客廳裏的瓶中巨大戰艦。

  『他的……特長是……在瓶中組合物件……』亞蓮想到這邊,不禁頭皮一陣發
麻,自己的陰部被人擴張到最大的地步的羞恥感遠遠比不上這時候的恐懼。

  「難道……他想在我的子宮裏組合東西……」亞蓮開始劇烈的搖頭。

  「嘿嘿……妳也發現我要作什幺了阿……我要給妳的子宮裝個好東西,有了這
個好東西,妳就沒辦法離開我了……哈哈……」

  『不要阿……不要阿……誰來救救我阿……』隨著劇烈搖頭,亞蓮也只能在心
中喊叫著。

  陳老板迅速而熟練的動作,開始把一個個小小的零件丟入被擴張到最大陰道口
,然後拿起鍾表店所用那種單眼放大鏡挂在眼睛上,開始用各式長條狀的工具深入
到子宮中組合。

  『嗚……天阿……我怎幺會遇到這樣恐怖的事……不要阿……嗚……那邊怎幺
還有感覺……嗚嗚……喔…』即使心中不願,穿過擴張的陰道的器具確實的帶給亞
蓮強烈的官能刺激。

  「嘿嘿,淫水還不斷的流出,這樣被處理還有感覺阿……真是不錯的妞兒……
」陳老板一邊說著淫邪的話,同時擦拭掉淫水後,繼續著他精密的動作。

  而亞蓮則是以輕微的後仰伴隨著不時快要翻白的眼神,進行著無言的抗議。時
間就在這之中快速流逝。

  「好啦,大功告成……嘿嘿……」陳老板的聲音喚醒了沈迷在肉欲中的亞蓮,
那紅通通的臉蛋證實著她已 g開始改變。

  「這樣就受不了了阿,等等會給妳好好插入的……不過,在那之前還需要兩個
步驟。」陳老板從一堆零件中拿出兩個東西。

  亞蓮則是聽到這句話徹底的清醒過來,開始緊張的看著陳老板。

  「這是一個特殊裝置。」陳老板拿著一個類似吸管的管子,用口吹了一下,那
管子的外層立刻膨脹起來。接著說道:「這個是用在尿道的,先在管口這邊塗上生
物用交聯劑--戊二醛,這是一種粘著劑專門用在生物組織上的。然後再插入尿道
裏面,接著吹上一口氣,妳知道會怎樣嗎?」

  亞蓮的眼睛開始睜大,瞪著陳老板,然後開始搖頭。

  「呵呵,這樣塞入尿道的話,就算是妳自己想要尿也尿不出來,只有我可以讓
妳尿出來……哈哈……」

  聽到這樣變態的話,幾乎讓亞蓮發瘋,她用盡力氣搖晃著全身想掙脫開來,可
是只有劇烈搖晃的頭部可以讓陳老板感受到她的不願。

  『不能尿尿?!……求求你,天阿……不要阿,不要阿………』亞蓮怎幺想得
到陳老板竟是如此的變態,連自己自由尿出的能力也要奪走。不斷流出的淚滴代表
心中的恐懼。

  陳老板根本不理睬亞蓮的反應,自顧自的將手中的管子塗上戊二醛然後對準亞
蓮的尿道口一次插入,同時以嘴吹上一口氣,不舒服的感覺立刻讓亞蓮身體不住的
忏抖著。由于擴約肌的部分被撐開,那邊一直傳來麻癢的感覺。

  「嘿嘿,感覺怪怪的吧!感覺像是想尿卻尿不出來……一開始是麻癢,等到習
慣以後,妳會爲了膀胱膨脹的痛苦感覺求我邦妳解放的……」陳老板露出淫邪的笑
容。同時手上又多了一個圓柱型的金屬制品,其中的一端較粗,另一端則是有個類
似開口的設計。

  「這是如同剛剛的設計的東西,不過這是用在肛門的……」陳老板開始將這個
柱狀較粗一端塗上戊二醛,然後插入亞蓮的肛門。

  亞蓮則是立刻想把這個東西給推擠出來,陳老板笑著說:「想利用大便那種方
式拒絕我裝入這東西嗎?這是沒用的……嘿嘿……」隨著陳老板按下一個暗扣,進
入亞蓮直腸中的東西立刻發出?咖喳?的一聲。

  『嗚,好痛……』亞蓮露出痛苦的神情,臉上除了淚水也開始出現汗珠。

  「這個裝置會在裏面張開倒勾,妳如果太用力,小心妳的整個肛門會被整個破
壞……哈哈……」陳老板笑著的同時,在裝置外圍部份再次用戊二醛塗上。

  『嗚,我完了……變成這樣的身體…嗚……親愛的…』亞蓮想到連大小二便的
能力都被人剝奪的這種慘況,心中産生了絕望之際,竟然浮現了自己親愛男友的形
象。

  「接下來讓妳的淫蕩的身軀解放一下……」陳老板拿出了假陽具,對著亞蓮滿
溢著淫水的肉洞,直接插了進去。

  對于剛剛已經被各種官能強烈刺激的亞蓮來說,恢複到之前的興奮狀態是相當
容易的事,亞蓮的臉色又開始通紅,被鉗口球塞住的嘴不停流出口水,而代表神志
清明的眼睛卻開始朦胧。

  『親愛的……親愛的……別走…嗚…喔…不行了…這種感覺…喔…』亞蓮一邊
在心中對著被自己快感給驅走的男友形象大喊著,一邊則是往絕頂高潮的巅峰邁進


  *   *   *   *   *   *   *   *   *

  亞蓮清醒的第一個感覺就是想尿尿,那是種膀胱腫脹的感覺,在達到高潮昏迷
之後,這種特殊的感官刺激讓亞蓮清醒。

  『嗚……好漲……這是……』亞蓮張開眼睛,才發現自己又回到了原來被監禁
的房間,一樣全裸的裝扮,似乎一切都沒發生過一樣。

  「那是一場夢嗎?」亞蓮多幺希望哪只是一場夢靥,但是尿道口和肛門那邊傳
來不舒服的感覺,讓她感到害怕。

  亞蓮伸出忏抖的手摸向自己的下體,特殊的硬質物體果然被裝置在自己的尿道
和肛門口上。心中的擔憂成爲事實,亞蓮不禁放聲大哭。

  『嗚嗚……我變成這個樣子……以後要怎樣過活阿……天阿……』亞蓮對于自
己被奪走大小二便的能力之事,感到異常的絕望。

  『嗚嗚……不行……我一定要回去……親愛的……』亞蓮心中的男友形象又重
新浮現。

  『這個只要逃出去的話,找到醫生一定可以把它拿掉的……對……那個通風口
……』亞蓮轉念一想,立刻將床鋪推開,牆上的通風口立刻出現在眼前。

  『這次……我一定要出去……』亞蓮鑽入洞中,雖然屁股仍是卡住,但是她使
盡力氣往裏頭鑽,這次在一定要出去的念頭輔助下,她順利爬進了通風口。

  隨著出口的亮光越來越近,亞蓮的心也越跳越快,直到爬出洞口的那一剎那,
她的心快蹦出來似的。

  「終于……我終于出來了……」亞蓮喃喃的說著,這痛苦的叁日終于過去,心
底充滿逃出的喜悅。

  『我得趕快下山,不然等等又被抓回去就完了。』亞蓮不顧越來越漲的尿意,
開始找尋往山下的道路,她一路用最快的速度奔跑。眼前似乎出現了聯接山下的産
業道路。

  可是就在即將抵達的時候,亞蓮的下腹部卻開始劇烈的震動。強烈的震動讓她
停下了腳步。

  『這種感覺……難道是……』亞蓮開始有強烈不詳的預感。

  隨著震動的加劇,亞蓮整個人跪在地上,頭上冒出冷汗。與其說是痛苦,不如
說是這震動帶來太過劇烈的快感,由自己身體內部所發出的震動,比外在的刺激更
加強烈。這感覺讓亞蓮忍不住的呻吟起來。

  「阿……阿……這到底是……什幺……阿……怎幺這幺強烈……阿…………阿
阿阿………」就在亞蓮即將受不了的時候,她感覺到體內有東西往外伸出,就是從
震動的起源,那個每個月讓人受不了的疼痛之處──子宮,慢慢的往外鑽動。強烈
的恐懼讓她不安,可是同樣強烈的快感卻讓她無法思考。

  「該不……會是……那時候……裝進去的……阿阿阿……這是什幺阿……」亞
蓮在強大的快感之中,想到這震動會不會是陳老板在密室在自己子宮所組裝的東西
,可是由自己陰道口伸出的東西卻讓自己更加瘋狂。

  那是一個不斷震動的假陽具,但是與一般制造的仿男根形式的比較起來,這個
假陽具還不如說是類似蠕動的毛蟲,一節一節的由自己的陰道口爬出,同時伴隨著
劇烈的震動。

  「天阿……不要阿……這感覺…太強烈……不行…我一定要逃走……阿…阿…
…」亞蓮從跪姿看到自己的陰道冒出的東西,就知道這是陳老板安排的後著,一想
到此渾身的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

  『那個…可惡的男人到底……對我做了什幺可怕的事……不但奪走了……我上
廁所的能力……還裝入這個奇怪的東西………嗚……可是……這個感覺……實在太
刺激……喔………阿……』亞蓮想從跪姿站立起來逃走,可是雙腳卻整個酸麻無法
站立,因此她伸出雙手輔助,就像母狗一般的四肢著地前進,可是強烈的刺激讓她
整個人緊縮在地上打滾。

  因爲伸出的假陽具的震動,同時刺激了即將暴開的膀胱,現在的不僅只有由子
宮陰道出傳來的強烈的刺激,又配合滿漲的尿意,讓亞蓮在高潮的邊緣徘徊,而整
個震動的陰戶也不斷的噴出淫水,就如同尿濕小孩一樣,布滿了整個大腿根的地帶


  而就在這個時候,另亞蓮感到害怕的聲音出現了。

  「哈哈哈………亞蓮小姐……看來妳好像很不舒服阿……怎幺還學母狗一樣走
路阿……」陳老板徐徐從亞蓮的身後走近。

  「你…你………你到底對我做了什幺……喔……阿……呼……」

  「嘿嘿……這個是讓妳永遠無法逃走的工具……」

  「喔…阿……呼……什幺……你…這個…禽獸不如的……嗚…」

  「呵呵,禽獸不如的東西阿……不過禽獸可想不出這樣好的裝置阿……子宮內
嵌式震動器……一旦脫離架設在我房子的電磁波發射台,便會自行啓動,同時從裏
面伸出蟲式按摩棒……嘿嘿……有男人的感覺吧!」陳老板說著,便把趴在地上的
亞蓮她陰道中伸出的假陽具給抓住,同時大力扯動。

  而劇烈快感卻讓亞蓮的尿意陡升,她忍不住大叫起來:「阿……哈……別……
別這樣…阿…受不了…痛…阿……。」強烈的尿意已經轉化成疼痛,亞蓮蒼白的臉
似乎在訴說著已經到達了極限。

  「哈哈,想尿尿……誰叫妳要逃出來的……現在求我吧!好好的哀求的話,我
可以幫妳解決的……嘿嘿。」陳老板露出淫邪的笑容。

  在被抓到這之前,亞蓮是絕對不會對這樣下流猥亵的人低頭,可是經過這幾天
的對待,以及被裝入特殊裝置的絕望感讓她屈服了。

  「我……求求你……求求你……幫我……幫我…」亞蓮還是因爲羞恥而無法說
出口。

  「嘿嘿,求人是這樣求的嗎?」陳老板把嘴湊上亞蓮的耳朵,小聲說了幾句。
亞蓮聽到整個臉都變紅了。

  「照我教的好好說一遍!」

  「嗚…」亞蓮咬著唇。「性奴……亞蓮在此請求……主人幫忙我去上廁所…」
  「去……我是這樣講的嗎?連台詞都記不好,記者妳當假的嗎?」陳老板露出
不悅表情,另一邊則是加快手上假陽具速度。

  在快感和痛覺的催促下,亞連似乎豁了出去:「性奴……亞蓮在此……請求主
人讓卑賤……的奴隸得到……尿道的解放。」

  「好,先讓妳舒服一下吧!」陳老板似乎很滿意亞蓮的表現,他加快手上的假
陽具的速度。同時另一手也開始揉著突出的陰核。

  而亞蓮則是因爲假陽具的加速震動以及撫摸陰核刺激到尿道的突出部位,那強
烈的外感讓她喊叫出聲。

  「阿……受不了……阿……快來了……還要……更用力阿……阿……」

  似乎連亞蓮自己也沒注意到,自己的心理已經隨著身體的轉變,也開始不一樣
了。

  *   *   *   *   *   *   *   *   *

  被陳老板拖回房子的亞蓮,出乎意料的並沒有什幺很大的抵抗。或許是感到對
未來的絕望吧!

  在裝設控制排泄器具的房間之中,陳老板拿出一個類似電擊棒的裝置,往亞蓮
的下腹部一碰,那個突出的假陽具突然發出?波?的一聲,陳老板用手一拿就把它
拉了出來。而在此時亞蓮也快忍不住了。

  「求……求……你……能不……能……快點……嗚……」亞蓮已經痛到流出眼
淚。

  這時候陳老板拿出一個針狀金屬物品,對著亞蓮說:「自己張開。」

  聽到這話的亞蓮立刻坐在桌子上,雙手在屁股後面支撐著,以最大的角度張開
自己的雙腳,這是個性保守的亞蓮以往絕對無法作到的事情。

  露出的嫩白無毛恥丘上面還沾著淫水,中間的裂縫自然的張開了,分別在陰核
下方的尿道以及肛門被金屬制品給塞住,中間的肉洞則是因爲剛剛才拿掉假陽具還
無法閉合,一張一合收縮著。

  看到如此美景的陳老板也吞了一口口水,然後把手中的針狀物朝尿道出口的管
子給插進去,就在插入的同時,亞蓮也感到一陣放松的快感。接著陳老板把針狀物
一抽開,一條金黃色的水柱就從管子中噴了出來,就在那個時候亞蓮也忍不住呻吟
了起來:「嗚……好………」

  就在解放完的同時,管子處還自動忏抖了起來,讓亞蓮充滿了排泄完的快感。
陳老板則是拿著手上的針狀物,對著亞蓮說道:「哈哈,這個東西是特制的磁感應
式開關,只有這個東西接觸到妳新的尿道口,開關才會打開,嘿嘿。」

  而看著陳老板的亞蓮則是心中充滿各種矛盾:『難道我真的沒辦法離開這邊了
,連自己大小便也沒有自由!』

  而陳老板則是像看穿亞蓮的心事,露出猥亵的笑容說:「嘿嘿,妳以爲還有機
會離開嗎?該是進行最後包裝工作的時候了。」陳老板說完則是用繩子把亞蓮的雙
手給綁到後面,而在捆綁的過程,亞蓮也沒有任何抵抗的動作。的確在經過今天一
連串發生的事之後,亞蓮的心似乎已經悄悄的轉變了。

  最後,陳老板用繩子綁上了亞蓮的項圈,然後對她說:「嘿嘿,本來是要

------------------------------------
(系統改版,文章部份流失!以下文章由 wujt 補齊!∼嘟嘟好)

  最後,陳老闆用繩子綁上了亞蓮的項圈,然後對她說:「嘿嘿,本來是要遲
些才能做這件工作的,不過既然妳這幺的想逃走,就讓妳提早見見未來的生活空
間吧!嘿嘿。」

  陳老闆的話雖然令人恐懼,但是亞蓮卻沒什幺動靜的跟在陳老闆後面走。出
了房間之後,那是一條長長的走道,邊走著上面的電燈似乎還會閃爍,而在閃爍
的燈光下映入眼簾的,卻是一慕慕令人吃驚的畫面。

  牆壁上的櫃子中擺了各式各樣的瓶子,而裏面,裝的是各種不同的動物,每
個在瓶中的動物都比瓶口來得大,簡直匪夷所思。

  陳老闆邊走邊說:「我最大的興趣就是在瓶中組裝物品,突然有天,我在想
如果可以把生物裝載瓶子裏,那是怎樣的一種奇觀呢?所以我開始作了各種的動
物實驗。」

  聽到這裏,亞蓮幾乎驚呆了,這個陳老闆根本是個超級大變態,她開始用力
的掙紮。

  「不要阿,救命阿………」亞蓮大聲的哭叫。

  「早知道妳會有這樣的反應,特地綁上繩子就是爲了預防妳跑掉。不過別擔
心,真正精采的在後頭。」

  隨著走道的結束,映入眼簾的事情,幾乎另亞蓮的心跳停止。

  那是個約50坪的房間,這樣大的空間中,推滿了好多的瓶子。那些瓶子的
大小約180公分,寬約2米,而最可怕的是每個瓶子之中,都裝了一個女人,
一個赤裸全身的女人。

  而每個女人的恥丘都失去該有的黑毛,尿道和肛門的出口地方也變成是金屬
物,而最令人吃驚的是,每個女人的胸部都特別的大,而且被扣上乳環。而或許
是爲了維持乳頭的形狀的關係,那些女的都帶上了特殊的半罩式胸罩,胸罩上的
一部分是直接扣在乳環上的。

  瓶子中有些女人正在看書,有些則是悠閑的用瓶中高及膝蓋的水在沐浴,而
大多數的女人則是用驚恐的表情看著進來的兩人,而同時傳入耳朵的是各種不同
的女聲。

  「嗚嗚,快放我出去,求求你放我出去」

  「主人,你好久沒玩我了,快點來吧!」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我想尿尿!!」

  「性奴香華想要解放她卑賤的尿道,請主人恩賜。」

  亞蓮簡直被眼前的景物給驚呆了,這個人竟然作出了這種事,將這幺多的女
人給裝入了瓶子之中。

  陳老闆不理會仍陷入癡呆狀的亞蓮,他將亞蓮給綁在一條從屋頂降下的繩子
之上,然後開始脫衣服。

  與其說是脫衣服,倒不如說是陳老闆把皮給脫了下來,原本是穿著長袖衣褲
體態肥胖的陳老闆,脫掉衣服的時候,整個人竟然變成一個瘦皮猴,那個大頭搭
配著異常瘦小的身軀,讓人感覺是極端的不協調。

  「嘿嘿,這--才是我的真面目,祇有我能享用我的産品,哈哈」陳老闆脫掉
衣服後,拿了一些東西開始爬上其中一個瓶子之中。裏面被綑綁住的女孩開始用
力的掙紮。

  『那個臉,是一個星期前失蹤的少女,阿,那些人難道都是被他抓走了!』
亞蓮沒想到自己竟然是落在這樣一個可怕的人的手中。

  看著陳老闆爬上瓶子,然後在瓶口的地方開始把腳深入,這時候亞蓮才注意
到那個瓶口的設計。她不禁叫出聲來。

  「那是……!!」

  「妳也發現了嗎?這就是在妳房間的那個通風口,哈哈,這一切都是設計好
的局。爲了是要妳可以進入這個瓶子。」陳老闆發出得意的笑容。

  亞蓮看著被困在瓶子的女人,也是瘦骨如材。不同的是她的一對乳房卻是十
分的巨大,看起來非常的詭異。

  「嘿嘿,今天是她正式變成完成品的日子,這個儀式剛好讓妳看看。」

  只見到陳老闆從拿進去的袋子拿出了兩個銀針,以及一個白色的棉花,比較
特殊的是銀針的尾端有個小環扣。

  「消毒之後,再用這個特殊的銀針穿過,妳就變成完成品啦!」陳老闆笑著
說。而裏面的女人則是不停的忏抖。

  「求…求…你,不…要,不要…這樣……哇……」瓶中女人不斷求饒的話,
突然被陳老闆的巴掌給中斷。

  「嘿嘿,這是性奴該說的話嗎?妳不想要拉屎拉尿了嗎?」陳老闆生氣的說


  瓶中女人害怕的全身忏抖,但是卻又像下定決心一般的說道:「性奴請主人
賜我代表完成品的乳環。」

  「哈哈,就如妳所願。」陳老闆玩弄著瓶中女人的巨大乳房,雖然即使是玩
弄對女人來說也是一種高超技術的愛撫。而瓶中女人卻因爲陳老闆的撫摸而發出
了淫蕩的叫聲。

  「喔……阿……怎幺那幺有感覺……阿……」隨著女人的叫聲,陳老闆脫下
了褲子露出了他那一點也不起眼的陽具,就這樣往女人的肉洞給插了進去。

  「喔…喔………阿………哈……快來了……阿……」

  一旁看得面紅耳赤的亞蓮這才想到,這幾天中陳老闆一次也沒與自己性交,
而真正的原因是,他的那根根本不能滿足正常的女人,可是爲什幺那個瓶中的女
人會如此的興奮與敏感。

  「阿……阿……哈……要丟了………阿」隨著女人的高潮來臨的瞬間,陳老
板把銀針貫穿女人的乳房。

  陳老闆放下了手中那個因爲高潮和巨痛而昏迷的女人,從瓶子裏爬了出來。
走到了亞蓮的身旁對著她說:「接下來是妳的瓶裝作業了。嘿嘿。」

  聽到這話的亞蓮才從剛剛的震撼之中清醒,她死命的掙紮,但是對于被綑綁
的身體卻是一點幫助也沒有。

  「求求你,不要,不要把我關進去,我什幺也可以給你……」

  「呵呵,妳以爲我會要錢嗎?我要的是妳的身體阿,本來是要多等幾天才要
裝瓶的,不過妳竟然在前處理完畢之後就立刻逃跑,既然這樣我就直接作這個步
驟了。」

  「不要,不要阿…阿………」亞蓮難掩心中的恐懼。

  「嘿嘿,一下子就進去了……妳忍耐一下……」陳老闆把亞蓮的臀部與瓶口
的邊緣塗上厚厚的一層潤滑油,就這樣?噗?的一聲。亞蓮被裝入了瓶中。只剩頭
部還露在瓶子外。

  在那一瞬間,亞蓮的腦中竟然閃過自小到大的種種畫面,尤其是自己與男友
的種種事情,那快速的飛過畫面,亞蓮想攔也攔不住。到了這個地步,亞蓮已經
不想活了,她閉上眼睛張開嘴巴用力咬了下去。

  「嗚嗚……」卻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亞蓮睜開眼睛,只見到陳老闆把一個
漏鬥形的塑膠物品放入口中,同時把這東西的扣環給接上亞蓮的項圈。

  「嘿嘿,想死,等妳吃過我特製的配方,這種事就不會發生了,等到妳享受
過極端的快感之後,會沈醉在之中不可自拔的。」陳老闆繼續笑著說道:「這個
等等要餵妳吃的東西可是大有來頭。」

  「嗚嗚……」亞連這時候才看到陳老闆手中提了桶奇怪的粘狀物。

  「除了必備的營養之外,這裏面添加了豐胸劑,春藥以及抗躁郁症的精神性
藥物。人的大腦實在是很奇妙阿,祇要有這些化學成分在的話,就不會想要自殺
。嘿嘿。」陳老闆邊說邊把東西灌入漏鬥之中。

  亞蓮不停流著淚,想到自己即將連自殺的自由也被剝奪,嘴裏一直抗拒著滴
入的食物,可是陳老闆這時候卻拿來膠帶封住了自己的鼻子。

  「嗚嗚……惡……」不能呼吸之下,亞蓮只能用嘴巴呼吸,這樣一來食物就
會滴入,不得不吃下它。

  「嘿嘿,快吃完吧!我還要餵其他的寶貝咧!」陳老闆一邊說著,一邊按下
開關,只看到其他的瓶子中竟然開始注入清水。

  而瓶中所有的女人都只能把頭浮出瓶口的水面,一張一合的喘著氣,看到這
種慘況的亞蓮不禁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      *      *      *      *      *      *      *      *

  這是亞蓮裝瓶後的第八天,從第七天那天的完成品儀式後,亞蓮已經從被綁
的狀態解放出來,她也嚐試著幾次想要脫逃出去,可是那個被豐胸劑影響著的乳
房已經變得巨大,瓶口只能將手和頭勉強伸出,其他部分卻是完全的被擋住了。

  看著自己被穿環的乳房,上面還套著無肩帶式胸罩,胸罩的前端還扣著乳環
。這樣的衣飾時時刺激著自己的官能。

  亞蓮覺得自己真的是變了,不管是被藥物或是經由身體的改造,她看得很開
,對什幺事都不在乎,只想放鬆心情享受自己能得到的快感。有時候,她甚至覺
得自己的思考都中斷了,只變成一個追求快感的肉體。

  「飯來啰!」一句現在變得有些期待的聲音。這表示亞蓮需要再遊一下泳,
才能吃到今天的早餐。

  「嘿嘿,今天覺得怎樣阿。」

  「嗚,那邊,很漲,很癢……人家想…恩恩……」

  「好,說吧!」

  「性奴請求主人允許拉屎拉尿。」說出這話的亞蓮,自己彎下腰手抓著腳踝
,把自己的屁股及陰戶對準瓶子玻璃上的一個突出物。

  而這時候陳老闆則是從外面伸入一個叁個尖頭物品,從玻璃上的突出物那邊
穿過,而亞蓮看到這東西進入,則趕忙把自己的屁股給迎上。

  「喔……阿……舒服呀……喔………」亞蓮不禁發出了呻吟,那叁個尖狀物
分別插入了她的叁個肉穴,分別是尿道,陰道以及肛門。隨著尿液,以及糞便的
排出,亞蓮感到極端的刺激。

  「嘿嘿,生物的排泄性快感是最強烈的,尤其忍得越久,那種解放的快感會
奪去妳的心智。」陳老闆露出得意的笑容。

  可是迷失在快感的亞蓮已經聽不到他的聲音。

  「喔……喔……受不了……我……還要……再進來點……還要更大阿……」

  「嘿嘿,這就來更大的了。」陳老闆把中間那根尖狀物從玻璃的外面拔出。

  「不要…停…人家還要……」亞蓮著急的說。

  「嘿嘿,以前那個高雅的記者呢?跑去哪了,變成淫蕩的小母狗了……」

  「對……我是母狗……快給我……快……」

  「那該說什幺阿……」

  「性奴請求主賞賜肉棒……阿……好大…呀…阿…好爽……」陳老闆從玻璃
外插入一個非常巨大的假陽具,劇烈的震動著。

  「阿…受不了…阿……要來了……阿…哈……要丟啦…阿……」

  《再見了…我的同事…再見了…我的家人…永遠…再見了……我的愛……》
亞蓮的心中卻這樣哭喊著。

                <全文完>

亚洲国产天堂久久九九九